社會工作曾是我高中推甄大學時所選的科系,但因為自己表現不佳而沒有錄取,大學四年所學的是特殊教育的專長,我從沒想過會進到社會工作的領域,如今已進入此工作快滿兩年,從做中學的方式讓我看不見的潛力慢慢發揮出來。

有人常會質疑,老師的工作不是比社會工作還要好,為什麼我卻留在社工的行業?當自己沉澱下來去思考這個問題時,浮現在腦海的是孩子的笑容和青少年對我的信任,或許老師也可以看到孩子的笑容,也可以得到青少年的信任,但是從社工和兒童及少年的互動關係中,我得到了更多,當孩子說自己的手像媽媽的手時,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動,當青少年抉擇或遇到困惑,總是會和我討論下一步時,那種信任感無法取代,甚至很清楚的感覺到少年需要我們的協助。做社會工作與老師工作最大的不同,也許是我可以不用把專注力放在他們的功課上,我最在乎的是他們過得好不好?生活上是否遇到了困難?在他們迷惑時是否可以及時伸出手拉他們一把,這些都讓我覺得比課業完成更為重要!

在台東南王部落工作了一年多,接觸了許多不同家庭的孩子,以單親和隔代教養的問題最為嚴重,因為在部落中,所以服務的也大多是原住民,抱持著在地人服務在地人的心情,我更容易融入部落的生活,即使種族不同,但卻很清楚的知道,我在回饋我的家鄉,我希望透過自己小小的力量去改善社區部落中的家庭問題,這一直是我對自己的期許!由於不是本科系的學生,因此在進入社工界時無比的辛苦,因為實務經驗重要以外,專業知能也是很重要的一環,感謝主管和基金會的協助,透過在職訓練與團督的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的社工專業不斷的在累積當中,現在也在台東大學修社工學分班,以期待我能將特殊教育的專長加入社會工作中,使中心的服務對象可以更多元化。

在服務過程中看到服務案家的痛苦和無奈,了解到生活上的困苦,也許我們以關懷為主,但也會連結其他社會資源去支持案家,一直想建立一個觀念給案家,不要強調自己是弱勢,因為只要肯努力,換個思考的方向,就會發現自己是一個可以改善家庭問題的一股力量。有一個身心障礙的朋友跟我說過,身心障礙者是弱勢,但並不代表他們注定這一輩子都要如此悲哀的過生活,成功的身心障礙者大有人在,他們總是樂觀的看待一切,說身心障礙者、原住民、單親、隔代教養等家庭是弱勢,但不表示他們注定是被服務的一群,他們也有能力去幫助別人,悲觀和樂觀都是大家的主觀意識,但只要換個角度想,就會發現自己擁有許多的能量。

某一天騎車的時候,一句話閃過自己的腦海,「不求成為改變他們人生最重要的人,只願成為他們人生中的"轉捩點"」,中心的服務就像一個轉捩點,引導兒童及少年正向發展,支持我們最大的力量不是他們的感謝,而是當他們發展的越來越好時,對我們的工作而言,那才是最重要的,期許中心可以成為兒童及少年的燈塔,指引他們往更適切的路成長。他們需要您的協助,付出自己小小的心力,將會發現自己是有能力協助他人的! 

loveinki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